2016年3月13日星期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features/zt20202

2016年03月12日 | 记者:张媚仿

毒海沉沦系列(下):

吸毒害人害己,一口都不能试

年少无知的孩子以为吸食软性毒品应该无妨,抱持侥倖心態来尝试毒品,不料因此沉沦毒海。曾经身陷毒海的过来人提醒,千万別去尝试那第一口的毒品,否则將祸延自己和家人,后悔莫及。

曾经在毒海中沉沦的丁有財透露,时下不少年少无知的孩子,以为吸食软性毒品如K粉、冰毒或迷幻药应该无妨,而以侥倖的心態来尝试有关毒品。「他们並不知道这些都是容易让人上癮的毒品,並將引发一些后遗症,如產生幻觉、令人脾气暴躁及导致膀胱及尿道炎等。」

丁有財是新出路福音戒毒改造培训中心代领袖,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提及上述情况。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奉劝时下年轻人,千万別去尝试那第一口的毒品,否则將祸延自己和家人,后悔莫及.

曾因吸毒而进出监狱7次的郑康伟,回想自己过去吸毒的经歷时,坦承自己因当年少不更事、我行我素,不听家人劝阻,才会误入歧途。

他在新出路福音戒毒改造培训中心戒毒改造成功后,深深体会吸毒所带来的危害,语重心长地提醒,吸毒伤身之余,还会破坏家庭和谐,並导致吸毒者迷失了方向。

宗教发挥极大力量
「过去母亲看到我吸毒,总是忧心忡忡;如今看到我改造成功,家人都非常开心。我觉得,在接受戒毒、改造的艰难时刻,宗教发挥了极大的力量;每当我陷入痛苦或迷惑的时候,只要一祷告,心情就会恢復平静,並让我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
 
他说,自己在接受改造期间,在该中心获得眾领袖的教诲,並认识了一些好弟兄,从而让他重拾了尊严,也改善了和家人的关係。「现在,每当休假时,我都会回家和家人吃吃饭、聊聊天。」
如今在该中心担任同工的他希望,能通过这份工作,帮助更多的吸毒者改造戒毒。
另一名成功戒毒者黄立明回想,早年在新山从事贩毒勾当时,一般都是租住酒店客房,过著像浪子般的生活。19岁那一年的农历新年期间,他独自走在街头,看到许多年青人能和家人团聚在一起开心过年,自己却只能孤单地漂流在外,隨即痛下决心,要接受改造並戒毒,以便能回到家的怀抱。
他坦言,当初被家人送到新出路福音戒毒改造培训中心,刚开始完全不能接触毒品时,每天都深感疲累而一直趴在床上、爬不起来。
「所幸在中心眾领袖、同工不离不弃地照顾及帮助下,我在2年前终于修完为期18个月的课程並改造成功,这也让我能勇敢地向毒品说『不』;这项成功和改变,令过去终日为我感到担心的母亲终于能破涕而笑了。」
 
黄立明改造成功后,被上述中心领袖招募成为同工,除了以过来人的身份为学员进行辅导,並分享个人戒毒的经验外,也协助处理领袖分配的日常事务。他希望能尽自己的能力去协助身边的戒毒者改造,从而引导也深陷毒害的兄长来该中心戒毒。
召唤哥哥接受改造
黄立明透露,其大哥是在12岁离家出外到新山工作后,就接触毒品。他向哥哥发出亲情召唤,希望哥哥能接受改造。

「大哥,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你,你別放弃自己,请你尽快来新出路福音戒毒改造培训中心接受改造吧!別越陷越深了。想回头的话,来找我,我会永远支持你!」

改造初期彷徨自卑日常培训中觅新生丁有財透露,新出路福音戒毒改造培训中心的设立旨在协助沉沦毒海的人改过自新、重新生活及修復与家人关係,並能够独立行事或成家立业。

「一般被送来本中心接受改造的吸毒者,都需要经过一番面试、审核,一旦他们的精神和健康状况如常且符合条件后,才能进入本中心接受改造。」

他说,戒毒者往往在改造初期都会深感彷徨、自卑且缺乏自信,加上自觉形象低落,因此,他们將会为这些迷途羔羊指引方向,让他们从日常培训学习中找到人生新目標,继而能重整个人的价值观。

「中心提倡对人要关爱与包容的原则,面对新来的学员,大家都会给予特別照顾,以让他们感受到爱。」

该中心成立迄今已有7年的歷史,目前共有59名成员,包括行政人员、同工和戒毒者。目前,该中心主要是由创办人兼领袖郑国佑和他协力管理,並在几位同工的协助下,展开各类改造培训的工作。

丁有財透露,前来接受改造的戒毒者,每天都会过著规律的生活,並从事一些简单的劳作,以及参与一些课程、运动和灵修、辅导活动。
 
家长无法接受事实 不愿把孩子送往戒毒
据一位不具名的小学老师透露,不少家长在面对孩子涉及吸毒活动后,往往无法面对现实,而不愿將孩子送往戒毒中心改造。
她说,他所执教的学校,除了常年配合教育局展开一些反毒运动外,老师们也会利用每週一、两节的道德教育课来向学生们讲解吸毒的坏处,並让他们认识一些市面上常见的毒品。
「有时候,我们也会邀请一些专家或辅导员来为学生办几场反毒的讲座。」
另一名小学老师受访时说,为了让时下青少年不接触毒品,学校会配合反毒机构推展一些活动,如海报设计比赛、邀请专家来主持反毒讲座,一些学校还带学生去戒毒中心参观。每次举行週会时,校长或老师都会通过幻灯片,向学生讲解毒品所带来的坏处及吸毒的严重性。

时刻关心孩子动向
她认为,除了靠学校做出上述努力外,家庭教育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她提醒,为人父母者不仅要向孩子灌输吸毒的坏处,也要时刻关心孩子的动向,注意他们所结交的朋友,以免他们不幸误交了损友而染上吸毒的恶习。
「现代父母更需要想方设法去接近孩子,多与孩子们沟通,才能真正了解他们在外交友及生活的情况。」

麻县中小学宣导反毒
麻县教育局局长布尼然形容,毒品可谓是国家的公敌,一旦遭人民滥用,就会带来许多社会问题。
他透露,麻县各中小学全年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展开各类宣导反毒的活动,包括在学校各处张贴毒品有害和吸毒及贩毒的刑罚的內容、老师利用週会或道德教育课的5分钟时间来宣导吸毒的坏处、推展反毒写作或创作比赛,以及请专家来主讲反毒课题的讲座等。
他说,当局也鼓励学校开设反毒走廊或反毒角落,以向学生展示各类有关毒品的危害、吸毒的坏处和如何远离毒品等等信息。

抽样检查学生尿液
「我们也会在反毒机构的官员及工作人员前来学校推展活动时,抽样检查学生们的尿液。至今,县內的104所各源流小学和24所国中都未曾传出学生涉及吸毒或贩毒的个案,显然是当局配合国家反毒机构所採取的一系列反毒活动发挥了效用。」

新出路福音戒毒改造培训中心资料
地址:Lot 6052,MTK 266/7,Batu 91/2,Bukit Kangkar, 84400 Sungai Mati, Tangkak, Johor.
网页:http://theexitcentre.blogspot.my/
联繫人:丁有財(017-6760999

2016年3月11日星期五

全力助戒毒者重生

新希望福利關懷協會 全力助戒毒者重生
  
www.chinapress.com.my/.../新希望福利關懷協會-全力助戒毒者重生/
獨家報導:蔡緯楊

 (麻坡27日訊)新出路福音戒毒中心發起的新希望福利關懷協會,全力協助沉淪在“毒海”的社會墜落人,讓他們重新被社會接受與重獲美好生活。
 

此協會成立于去年2月下旬,由基督徒成員組成,旨在幫助社會各地區有需要的人士,包括幫助各族貧寒及病患者,並給予戒毒學員們重新投入社會,讓他們懂得給予別人關愛、回饋社會,肯定自己的價值,發揮並啟動愛人如己的博愛精神。

該協會去年開始發放援助金給2名貧寒人士家庭和一名肝病患者,總數1萬1100令吉。

學員留下服務
 新希望福利關懷協會在未來的日子,希望藉著小小的組織與微小的力量,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

 新出路福音戒毒中心源起,是院長鄭國佑1997年在吉隆坡一間福音戒毒中心,接受改造,之后便立志投身為改造人提供戒毒服務,以期幫到更多有需要的人士。

 中心副主席丁有財受訪時說,鄭國佑2002年來到麻坡與基督徒關懷團體,一起開始了麻坡第一間以華裔為主的戒毒中心。

 “鄭國佑2009年離職,創立新出路福音戒毒中心,轉眼間邁入第7個年頭,在戒毒工作領域,面對各種毒癮頗深的戒毒者,實屬不易,若沒有對吸毒群體負起使命,實在難以堅持。”

 他說,這些年來,由于中心改變整個傳統戒毒策略和教育方針,以及內部培訓工作,讓一些成功改造的學員,願意留下為新改造人提供服務,這是一種鼓舞與動力。

 他提及,該中心共有57名改造者及11名工作人員,這屬有規模性的人數,盼未來提供更多改造者更多的協助,減少社會吸毒者人數,打造更美好的未來社會。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features/zt132
毒海沉沦系列(上):损友影响坠毒海
吸毒者最小13岁

该机构提供的数据也显示,有多达53%的吸毒者是受到同伴的影响而染上毒癮,另有40%的吸毒者是好奇想知道吸毒的感觉而沾上毒品。
在吸毒者当中,最多人吸食的毒品为吗啡,达42%;吸食冰毒和大麻的人分別佔了总吸毒者中的18%和14%。

来自拉美士,曾和大哥一起吸毒、贩毒而今已改过自新的黄立明(23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透露,他受到身边同伴影响而试吸食毒品,很快上癮的他,隨后每天都是过著无冰毒不欢的日子。

他回忆,他在就读小学时,就看见私会党徒侵入校园,拉拢小学生入会;当他小学毕业后,基于不想继续学习而又渴望能找到一份收入优渥的工作,误入歧途踏上了贩毒之路。

13岁开始贩毒
「我第一次进行贩毒活动时,只有13岁,当时还天真的以为上面有位老大罩著,自己会没事;所以,贩毒时可谓毫无胆怯。」
他说,那个时候,他主要进入夜店场所贩卖K粉,並接受顾客的订单和送货,一天收入平均达700至800令吉。

他指出,2年后,得悉新山能取得更价廉的毒品,他毅然离家去了那儿谋生。
「隨后,又有另一班『兄弟』介绍我卖冰毒,我在贩卖这类毒品时,因受到身边同伴影响而试吸;结果,很快就上癮了,隨后每天都是过著无冰毒不欢的日子。只要我一天不吸食,就会全身无力、疲累以及无心工作。」

他坦言,自己在接受改造以前,就已被警方抓了四五次,所幸这期间免受牢狱之灾。
「18岁那年,家人看到我精神不好、一直疑神疑鬼、出现幻觉,就送我到首都的戒毒中心,但改造失败,我很快又吸回冰毒了。那时候,为了找钱买毒品,心甘情愿被人利用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缺乏关爱 孩子误入歧途
受访麻坡教育工作者认为,正值求学阶段的孩子之所以会接触到毒品,主要是因为缺乏家人的关爱或受到家人忽视,才会终日在外行动而受损友影响並误入歧途。

先后在新山和麻坡的中学担任辅导工作的李老师披露,生活在大都市的孩子接触到毒品的机会比较大,小市镇或乡村的孩子生活相对单纯,因此在那儿的学校较少出现吸毒或贩毒的个案。

从事学校辅导工作长达9年的她发现,早期並没有面对任何学生涉及吸毒或贩毒的个案,近三四年来,相关个案总时有所闻。
「3年前,当我还在新山执教时,就先后辅导过涉及吸毒及贩毒的中学生;其中,吸毒的学生因上课时常出席情绪失常的情况而引起老师怀疑,经多次探问下,对方才承认自己吸毒」

她续说,涉及贩毒的女学生,校方则认为她是遭友人利用而从事不法勾当。
「鑑于事后我被调离了有关学校,上述两名学生的最终命运如何,我也不得而知了。」

她提醒,为人家长者,要防止孩子涉及吸毒或贩毒活动,就必须让孩子感受家庭的温暖,以免他们时时往外跑而误交损友。

贩毒多次出入监狱
来自麻坡的郑康伟(31岁)是在中学时期,受到身边损友的影响而染上抽烟、吸毒恶习。
他回忆,第一次被警方逮住並被判入狱4个月,是在16岁的时候。当时在牢內遇到一名贩毒集团头目,对方还介绍一些「门路」给他,他在出狱后,仍继续贩卖摇头丸、冰毒和白粉等。

贩毒被限制拘留
「隔年,我又因贩毒被抓而被判入狱60天,同时还被限制拘留在雪州沙白安南1年半。在那1年半期间,我又因遇上道友而重返贩毒之路。」

隨后他出入监狱好几次,直至28岁那年重获自由时,才在母亲、阿姨的陪同下,到戒毒改造培训中心並继而得救。